砂石画家田小黑:在坚守中突破自我

发布时间:2019-08-23 10:19 来源:恩施日报 作者:周艳丽 编辑:郑晓涵
“一瓦,泥土涅槃,成了屋顶上的一方天地,为祖祖辈辈遮风挡雨,温暖着人间……”这是鹤峰县美协副主席田小黑对其《瓦当瓦舍》系列砂石画的描述。多年从艺,他的艺术之路艰难崎岖,可他仍坚守着对艺术最初的那份赤子之心。

记者周艳丽 文/图

“一瓦,泥土涅槃,成了屋顶上的一方天地,为祖祖辈辈遮风挡雨,温暖着人间……”这是鹤峰县美协副主席田小黑对其《瓦当瓦舍》系列砂石画的描述。多年从艺,他的艺术之路艰难崎岖,可他仍坚守着对艺术最初的那份赤子之心。

1

田小黑正在作画

“我就是地道的草根画家”

一本黑白小人书,一支普通的铅笔,是田小黑幼年时爱不释手的至宝。他本名田紫云,鹤峰太平镇唐家村人,学生时代被黑白小人书《小兵张嘎》《铁道游击队》里的插图深深吸引,反复翻看、琢磨,然后在废纸上或在烟盒壳纸上依葫芦画瓢,有模有样。那一年,他11岁。

放学后,田小黑最期盼的事是放牛。可以趁牛吃草的空档,在田间地头、河边沙地、路边石壁上用树枝描绘大山的轮廓,用石头刻画老黄牛的身影。以天为背景,以地为纸,田小黑在大自然中寻找绘画的灵感。

在创作的道路上,田小黑深感自己绘画理论贫乏,渴望进入美术院校深造。

“我想过去专业美院进修,只是想了也白想。”田小黑的父母是庄稼人,姐弟七人,他最小。在那个年月,一家人只能填饱肚子,去专业院校学画画根本不可能。“几个姐姐也曾想过凑钱让我去学画画,可是一年上万的学费就像天文数字。”

儿子有绘画天赋却无法深造,父母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却也无奈。每当看见田小黑书本上挤满了各种图案时,只有长长的叹息。

去专业美术学校就读,是田小黑遥不可及的渴盼,也成了父母临终前最大的遗憾。

上不起专业院校的田小黑,就连一张白纸都是奢侈。一次,在县城印刷厂做工的姐姐回到家,偶然翻开田小黑的书本,顿时哽咽了,书本上但凡有一丁点空白都被画满了各种图案,密密麻麻。没想到弟弟竟如此痴迷画画,姐姐心里非常难受,第二天便将厂里书本裁下的边角料带回家,当作田小黑的“绘图本”。

为了让自己的画有色彩,12色的蜡笔一直是田小黑最大的心愿。碍于家里窘迫的生活状况,田小黑从不向大人伸手要钱。渴望与纠结中,趁父母劳作之时,他偷偷寻到父亲的储蓄袋,那里藏着一家人一个月的开支。当上衣口袋解开时,他慌了:全是元角分,合起来不过十来块!他抹着眼泪跑了出去。

从创作之初,没有专业的老师进行指导,只能借助于几支铅笔,外加几张来之不易的“草纸”,到以丙烯作油画,渐入佳境,田小黑直言历经艰辛并快乐着。

回首创作历程,他感慨万千:“理论功底薄弱,全靠自己摸索,我就是地地道道的草根画家。”

“放弃绘画,闭眼时会不甘心”

王尔德在剧本《温德米尔夫人的扇子》中的一句话“我们都生活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正好印证了田小黑的心路历程。

田小黑想挣大钱,想买专业的绘画工具,从此只专心做一件事——画画。

高中只读一年的田小黑种过田、当过工人、开过公交车、做过个体户、组织过民间演艺队……可不管干哪一行,他的业余时间全用来自学绘画。

家庭的贫困无法提供安逸的创作条件,自己的画作不能立马换成钱维系一家人的生计……他曾想过放弃绘画,可是又不甘心。

“我有绘画的天赋,让我放弃,闭眼时会不甘心。”田小黑眼眶泛红,“是当初的倔强成就了现在的我。”

亲戚朋友都知道田小黑有个绘画梦,只要与绘画能扯上一点关系的工作都会介绍给他。2006年7月,朋友将他介绍到福建一家工艺品公司做手绘。他的认真与专业得到上司的器重,眼看要升职时,家里母亲病重,田小黑毅然辞职回家,只为尽孝。

回乡后,田小黑开过绘画培训班,虽有更多时间专注画画,但难以养家糊口。经朋友牵线,他又去了江西景德镇一家陶瓷厂,同样是手绘,只是这次是在陶瓷上作画。因为手艺精湛,他的工资不低。可是田小黑向来是个不安分的人,从小就喜欢独树一帜,别人在玩他在学,等到别人都学会了他已经转战到其他领域。“我也是鹤峰县办婚庆的第一人,当从事这一块的人越来越多的时候,新鲜感就少了。”

就如当初放弃婚庆营生一样,田小黑再次果断放弃陶绘工作。他认为全国做陶绘的人太多,自己就像尘埃一粒,永远跟在他人身后跑,很难画出新意。这也为他后来选择砂石画埋下了伏笔。

长期在外奔波,没有经过专业学习和培训,田小黑渴望与同行交流,得到他人指点和认可。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的画作被一位朋友推荐到鹤峰县美协,时任美协主席夏凌云惊呼:“绘画水平完全达到加入美协的标准。”2013年,田小黑正式成为鹤峰县美协的一名会员。

有了新的平台,田小黑视野开阔了许多,在构图、线条方面有不同程度的提升。为他在今后的砂石画创作方面提供了很好的铺垫。

“砂石画与我要表达的不谋而合”

埋藏在田小黑心底的绘画梦想一直未灭。想到自己草根出身,要在国画、油画领域出彩太难,他急于为自己寻找新的突破口。

也许是命运的安排,田小黑在电视节目上看到湖南台正在报道湖南省张家界李军声砂石画的幸运飞艇官网。这一绿色环保画种立刻吸引了田小黑:这不正是自己心里想要的绘画表现方式吗?

“砂石画与我要表达的东西不谋而合。”田小黑介绍,砂石画具有国画的神韵、水彩画的清新、油画的凝重,又有半浮雕的立体感,恩施的山水、风土人情以砂石的形式画来表现,会有另一番独特的滋味。

更让田小黑兴奋的是,砂石画材料源于河沙、艾蒿枝条、杉树皮、竹笋壳等,对于农村长大的他来说一点也不陌生。

“在我之前,恩施没有人涉足过砂石画。”田小黑深知,想走得更远,领悟到砂石画的精髓,必须走出去,开阔眼界。

考虑到湘西和鄂西在地貌和人文风俗方面很相似,田小黑决定到张家界亲自拜访李军声。

李军声是砂石画创始人,想要跟着他学习是件不容易的事。

经过多方打听和联系,田小黑有幸与李军声第一次见面,在了解田小黑过往的人生经历后,被他的执着感动。并答应田小黑在湖南张家界军声砂石画院边工作边学习。

两年后,田小黑学成归来,成立了自己的画室。“砂石画,在恩施,我算是第一家。”田小黑指着一幅土家山寨的砂石画告诉记者,砂石画并不简单,屋顶上的每一片瓦,墙根处的每一块石头不是简单排列,都需要花精力去研究,让它呈现艺术感。从此,恩施的一山一水,一丘一壑,悉数跃然纸上。

画作渐入佳境,田小黑痴迷绘画的追梦脚步没有丝毫停歇,其作品在州、县多次展出并获奖。越来越多的外地游客在游览恩施山水的同时会购置一幅恩施山水砂石画作为纪念。

对于未来,田小黑希望越来越多的人通过砂石画爱上恩施的旖旎风光。

当被问到“会不会有那么一天,砂石画像国画、油画那样被世人所知,他是否会转战到其他领域”时,田小黑说:“画画是我的第二生命,直到终点,我才会与画笔诀别。”

责任编辑:郑晓涵
奔驰彩票开奖 奔驰彩票app 幸运飞艇开奖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 幸运飞艇开奖 幸运飞艇注册 秒速赛车平台 秒速赛车平台